天津基础研究经费向采药傍梁宋青年人倾斜

 與應用類科學研究相比,基礎研究偏“冷”——研究周期長,加之科研經費緊張,因此很容易讓青年科研人員望而卻步。記者了解到,以往,天津青年科學基金僅資助35歲以下青年科技人才,每年最多可資助150人,資助強度為6萬元/人。

  “雖然每年資助的人數挺多,但是由于單一項目支持力度不大,因此研究成果很難達到預期設想。”2018年12月29日,天津市科技局基礎研究處處長金雙龍說,“基礎研究領域的青年學者科研積累、經費籌集能力都比較薄弱,要鼓勵他們坐好‘冷板凳’,就需要科技部門給他們提供長期的跟蹤扶持。”

  為此,天津市一改以往“撒芝麻鹽”的傳統科研經費使用方式,從2017年開始,主動縮小資助范圍,加大了對單一課題的資金支持力度。每年安排專項資金3000萬元,只遴選30人,資助金額100萬元/人。

  “重點支持在基礎研究方面已取得突出成績的青年學者。”金雙龍解釋說,“資助項目沒有門檻和特定方向,申報的青年學者可以自主選擇課題方向,自主地開展創新研究。”

  如今,隨著政策的實施,天津每年支持青年學者的科研經費已占到了全部基礎研究經費的45%以上,2019年,這一比例還將有較大幅度提升。 南开大学化学学院教授牛志强凭借研究课题“碳基柔性储能器件”获得了2018年度天津杰出青年基金支持。由于课题研究关系,他需要经常访学出差,虽然很忙很累,但牛志强却从不用为差旅费是否超标而发愁。

  “经费使用上,我们有着很大的自主权。”评价起科研经费的申请和管理使用,牛志强赞不绝口。

  记者了解到,为了让有限的科研经费发挥最大的带动作用,天津市科技局对经费申请、使用、监管进行了整体的优化和革新。

  “我们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在保障经费使用大方向不偏离的前提下,尽可能地方便研究工作和课题推进。”天津市科技局基础研究处副调研员郭彤形象地称之为“给青年学者开辟了绿色通道”。

  “具有博士学位或者高级职称,年龄未满40岁,正式受聘于天津市辖区内高校、科研院所及企业的在编且在岗科学技术人员,采药傍梁宋且在项目执行期间每年在依托单位工作时间应不少于9个月,就可以申请。”郭彤介绍说,天津杰出青年基金,在网上就可以便捷申请操作,“无需找人,只要通过答辩,所有经费一次拨付到位。”……

  记者注意到,不仅经费申请简单便捷,为了激发青年科学家的研究热情,天津市科技局还在经费审计管理等方面为青年科学家开辟了“特区”。据郭彤介绍,资助项目由于客观原因或特殊情况不能按期结题的,负责人只要提出延期申请,经主管部门审核,采药傍梁宋最多可以延期一次,时间不超过一年;此外,项目资助科研经费中的会议费、差旅费、国际合作与交流费等三项费用,由分别控制改为总额控制,在总额不超过直接费用10%的情况下,项目承担人无需提供预算依据;科研项目中国际合作交流费不纳入“三公”经费统计范围……

  这一揽子管理办法,极大地促进了青年学者投身基础研究的热情,采药傍梁宋并且产生了良好效果。2018年12月,获得资助的牛志强教授通过隔膜改性,将氮化铟纳米线引入到锂—硫电池中,有效地抑制锂—硫电池“穿梭效应”,显著提升了电池循环寿命。

laiyuan:本站整理
更新时间:2019-1-4 2:53:06
  • 该分类还没有添加任何内容!
流量统计